• <em id="sn43w"><object id="sn43w"></object></em>
    <em id="sn43w"></em>

    <rp id="sn43w"></rp>

  • <em id="sn43w"></em>

    上海小學期末不再考英語 目的何在?

    時間:2021年08月06日 14:45:20 中財網
      嚴禁對小學一至三年級進行全學區、全區范圍的任何形式的學科統考統測;嚴禁對四至八年級進行全區范圍的學科統考統測;嚴禁學校組織中小學生參加任何形式、任何范圍的聯考或月考;不得組織學生購買未經國家或上海市審查通過的書本資料;各中小學要保證學生每天校園體育活動1小時,認真落實“三課、兩操、兩活動”……
      近日,上海市教委印發《上海市中小學2021學年度課程計劃及其說明》的通知,要求各區教育行政部門及中小學要嚴格按照中央和本市有關深化教育教學改革、深入實施素質教育、進一步規范課程教學工作、減輕學生過重課業負擔的要求,加強教育管理,認真執行課程計劃,努力提高教育質量。

      前不久,中辦、國辦印發《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以下簡稱“雙減”意見),致力于整體減輕學生的負擔,促進學生健康成長。對于“雙減”,輿論普遍關注如何治理校外學科培訓機構,卻對校內減負關注不夠。上海市對中小學提出的教育教學要求,是減輕學生過重課業負擔的探索。

      上海市此次新政引發輿論關注的是三項針對學科統考統測、聯考月考的“嚴禁”。按照規定,連初二時的區統測、聯考月考也是被禁止的。這得到部分家長的支持,也有不少家長更為焦慮。支持者認為,義務教育階段就不應該有那么頻繁的考試,這會令孩子和家長陷入考試焦慮、分數焦慮中,而部分家長質疑,禁止區統測,可中考是按考生中考成績在區里的排名錄取,未來高考更是按考生在全市的排名錄取,家長不知道自己孩子的定位情況,不是更焦慮嗎?

      這是在執行規定時必須直面的問題。其實,早在2004年,上海市就曾經宣布在全國率先取消小學階段的期中考試,學生成長記錄冊只標注“優秀、良好”的考查等。但落實效果并不好。隨后,2012年,上海市再次出臺規定,嚴禁中小學生參加聯考或月考,小學階段不再進行期中考試或考查。2018年,上海市規定,一年級不留書面作業、每天保證1小時的體育運動、四至八年級(小學四年級至初中二年級)嚴禁組織其參加月考和聯考,三、四、五年級期末考試僅限語文、數學兩門學科。

      禁止區統測、月考和聯考,其意圖是很明確的,就是減輕學生的負擔和家長的焦慮,有統測就有區內學校的校際排名,以及對教師、學生的排名,這會刺激唯分數論。但是,部分家長并不歡迎這一做法,甚至向教育部門要求進行考試并公布分數、排名,是因為示范性高中錄取學生是要看中考科目的總分、排名的。平時減少測試,不公布排名,由此還被質疑為“掩耳盜鈴”。

      這也是我國一直給學生減負,可學生學業負擔卻一直未有效減輕的重要原因。只有改革中高考錄取制度,如中考不再按全區考試排名錄取學生,才能讓家長和學生不再關注區統測。上海市于2018年啟動新中考改革,將于2022年實施新的中考錄取政策,其最大亮點,就是增加示范性高中名額分配招生的比例,規定示范性高中將50%到65%的招生計劃用于名額分配,其中70%直接分到相應的初中學校。這些名額在各初中校內由學生進行競爭。顯然,提高示范性高中指標到校的招生比例,會一定程度淡化學生、家長對區排名的關注。另外,從2020年起,上海市已經全面實行公民同招、電腦搖號錄取政策,不再有民辦初中的小升初測試,小學階段的考試成績也就在升學中不派用場了。

      這是與“雙減”意見吻合的?!半p減”意見提到,深化高中招生改革。各地要積極完善基于初中學業水平考試成績、結合綜合素質評價的高中階段學校招生錄取模式,依據不同科目特點,完善考試方式和成績呈現方式。堅持以學定考,進一步提升中考命題質量,防止偏題、怪題、超過課程標準的難題。逐步提高優質普通高中招生指標分配到區域內初中的比例,規范普通高中招生秩序,杜絕違規招生、惡性競爭。

      當然,也需要意識到,由于示范性高中還有在全市、全區內由學生競爭的招生名額,以及高中階段還有普職分流,加之高考主要還是按高考科目總分排名進行錄取,學生的學業負擔和家長的焦慮還是客觀存在的。要把學生和家長從學業負擔中解放出來,在抓學校規范辦學的同時,必須深入推進教育評價體系改革。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