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sn43w"><object id="sn43w"></object></em>
    <em id="sn43w"></em>

    <rp id="sn43w"></rp>

  • <em id="sn43w"></em>

    服務器市場要變天?傳華為服務器業務將打包出售 地方國資或接盤

    時間:2021年08月06日 14:11:44 中財網
      從出售榮耀的自救路徑看,出售或許是目前華為X86業務的最好選擇。但對于出售以及接盤方為蘇州國資委的消息,華為方面并未回應。

      一則華為服務器產品線將打包出售的消息在通信領域發酵。

      8月5日,在《通信人家園》論壇中,有消息稱華為服務器產品線將被蘇州國資委接盤。由于英特爾芯片的供應出現問題,華為x86服務器無法繼續生產,但華為還將保留采用自研鯤鵬芯片的服務器業務。

      截至發稿前,華為并未對上述消息予以回應。但華為內部接近服務器業務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華為不會放棄服務器業務,但基于生產受阻,即便可以基于英特爾架構設計芯片,也沒有辦法進行生產,業務受到影響。

      6日早間,A股市場服務器概念股中,浪潮信息(000977)漲2.80%,股價報31.94元每股,中科曙光(603019)漲0.59%,股價報30.69元。

      “復制”榮耀服務器業務尋接盤者?
      在服務器芯片市場上,一直是英特爾X86架構的主場。

      而華為在過去十年,借助英特爾的芯片,逐步在服務器市場站穩腳跟。從2002年至2008年的電信小型機x86化到2008年至2010年的互聯網紅利階段,再到2011年借助企業業務集團成立,華為服務器在海內外各大行業市場實現規模部署和應用。其中,金融成為過去華為服務器的核心市場,進入核心生產系統、金融大數據,如俄羅斯央行、意大利央行,以及西班牙桑坦德銀行等。

      根據調研機構IDC的報告,在2020第三季度全球服務器市場中,戴爾科技集團和新華三分別以20.7%和15.9%的營收份額排名第一,浪潮以9.4%的營收份額排名第三。聯想以5.9%的份額排名第四,華為以4.9%的份額排名第五。


      但在今年一季度,記者梳理數據時發現,全球頂尖服務器供應商排名出現較大變化,華為跌出前五名單,取代其位置的是IBM。

      
      在去年9月,英特爾公司發言人曾表示,英特爾已經得到美國政府的許可,繼續向華為公司提供特定產品,但沒有說明具體是哪些產品。但也有消息稱,今年5月底,英特爾對華為的芯片供應再次出現問題。

      多位跟蹤服務器行業的分析師都對記者表示,英特爾與華為的合作一直沒有正式恢復。

      “生產不了怎么供應?目前最大的問題依然是芯片制造的問題?!比A為內部人士對記者如是說。

      從出售榮耀的自救路徑看,出售或許是目前華為X86業務的最好選擇。但對于出售以及接盤方為蘇州國資委的消息,華為方面并未回應。

      自研芯片鯤鵬能否挽回損失?
      華創證券在最新的研報中指出,服務器賽道本身,因為行業多家廠商受到英特爾芯片供給制約,華為、中科曙光等,因此在x86市場的份額切換也可能在潛移默化中發生。

      但對于華為來說,依然希望以自研芯片延續服務器業務。

      “鯤鵬生態就是圍繞著未來計算產業打造一個真正的開源平臺,達到真正的自主可控、安全可靠?!比A為中國區的一名高層在此前的采訪中對記者表示,“如果這條路不走,遲早有一天在珠穆朗瑪峰的山頂(華為)會被別人踢下去?!?br />
      而自華為2019年正式對外公布計算產業戰略后,“鯤鵬+昇騰”這一產品組合也被視為行業游戲規則的“挑戰者”,在此之前的全球計算產業格局中,W英特爾聯盟、Oracle擁有著絕對的話語權。

      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今年舉行的華為分析師大會上對包括第一財經在內的記者表示,一旦鯤鵬生態發展起來了,就會有其它企業設計出CPU來,只是強和弱的問題,但這會給中國提供了另外一種選擇。

      徐直軍表示,目前已經有12家整機伙伴推出鯤鵬系列服務器和PC產品。2020年,伙伴服務器出貨量達到鯤鵬服務器出貨的50%以上,今年預計達到80%以上。同時還有8家伙伴發布了openEuler操作系統商業版本,6家伙伴發布openGauss數據庫商業版本,2000多家合作伙伴的4500多個解決方案通過了鯤鵬兼容性測試認證,目前在關系國計民生的行業獲得了規模應用。

      不過從現有的計算生態發展來看,ARM在移動端一騎絕塵,但是在服務器領域構建生態并不容易,多年來高通、英偉達、三星等大廠均嘗試建立ARM生態,但從成效來看,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弗羅斯特研究(ForresterResearch)首席分析師戴鯤此前對記者表示,對于這個領域的新入局者,實現規?;б娲嬖谥刂刈枇??!胺掌餍酒袌鲂枰L期的技術投資與軟硬件生態系統的廣泛支持?!?br />
      不管對于產業還是華為來說,這都是一場長達數年甚至數十年的長跑。
    各版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