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sn43w"><object id="sn43w"></object></em>
    <em id="sn43w"></em>

    <rp id="sn43w"></rp>

  • <em id="sn43w"></em>
    [第01頁] [第02頁] >>下一頁

    學習小組:“減碳”還須實事求是 “碳達峰”不是“碳沖鋒”

    時間:2021年08月05日 20:01:18 中財網
      導讀:
      學習小組:在"減碳"問題上搞"一刀切",會傷及相關產業的"筋骨"
      學習小組:"減碳"還須實事求是 "碳達峰"不是"碳沖鋒"

      學習小組:在“減碳”問題上搞“一刀切”,會傷及相關產業的“筋骨”
      摘要:文章指出,作為“減碳”主戰場,能源行業占碳排放總量比重超過80%。在這種背景下,如果采取不分輕重緩急的運動式做法,在“減碳”問題上搞“一刀切”、做“過頭事”,不僅會傷及相關產業的“筋骨”,還可能對今后的經濟增長和能源安全帶來隱患。

      【學習小組按】
      日前,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小組注意到一句話:要統籌有序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盡快出臺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堅持全國一盤棋,糾正運動式“減碳”,先立后破,堅決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

      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是中國提出的“雙碳”目標,也是面向世界作出的莊嚴承諾。被中央政治局點名的運動式“減碳”到底有哪些表現?問題出在哪兒?我們今天就聊聊這個話題。

      一
      中國從碳達峰到碳中和只有30年時間,遠少于發達國家50年至70年的過渡期。這意味著,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中國將在短時間內完成全球最大的碳排放降幅。這無疑是巨大挑戰。

      為了如期實現“雙碳”目標,中央多次強調要拿出抓鐵有痕的勁頭,地方政府、各行各業也積極響應。要打好這場硬仗,必須實實在在地把“減碳”任務落到實處。但眼下,部分地區卻出現了運動式“減碳”的苗頭。

      啥是運動式“減碳”?簡單來說,就是把“減碳”當作短期內壓倒一切的政治任務,通過發起轟轟烈烈的“運動”來落實目標,而不是用循序漸進的方式推進。這種“減碳”通常有兩種傾向:一種是用力過猛,超出當前發展階段,制定不切實際的行動方案;一種是用力不夠,口號喊得響亮、聲勢造得熱烈,卻不見實效。

      例如,有的地方還沒協調好能源安全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就片面強調打造零碳社區、大搞零碳計劃,甚至為超前追求“零排放”,將有關企業“一刀切”地全部關停。這種做法看起來力度很大,實際上缺乏科學性和可操作性。

      在這種心態驅使下,一些地方政府往往見到高耗能企業就如臨大敵,而對打著低碳旗號的項目又不顧實際地開綠燈。比如,筆者在調研中發現,有的地方只想著讓風能、太陽能新能源大干快上,忽視了電網系統有限的調峰能力,導致“棄風”“棄光”等問題加??;有的流域以發展清潔能源為名,不加限制地低水平建設“小水電”,對生物多樣性保護造成不利影響。

      一些地方表面上高喊碳達峰、碳中和口號,背地里卻對“兩高”項目來者不拒,甚至想搶在碳達峰之前把“兩高”產業發展起來,沖一波GDP。近期,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就發現,一些地方存在盲目上馬“兩高”項目的沖動,有“大上、快上、搶上、亂上”的勢頭。

      二
      這些問題暴露出一些地方對碳達峰、碳中和的政策領悟不深不透,甚至錯誤理解了“雙碳”目標,在貫徹執行中出現了偏差。

      目前,中國經濟的高碳特征依然存在,碳排放與經濟增長尚未完全脫鉤。在一些地方,高碳排放的重化工項目仍是經濟增長的主要支撐,在經濟下行壓力下,地方為保增長,很容易走上高碳排放的老路。

      一面是高質量發展要求舊有模式的轉型升級,一面是經濟增長需要繼續保持一定速度,這對地方經濟發展提出了更高要求。

      作為“減碳”主戰場,能源行業占碳排放總量比重超過80%。在這種背景下,如果采取不分輕重緩急的運動式做法,在“減碳”問題上搞“一刀切”、做“過頭事”,不僅會傷及相關產業的“筋骨”,還可能對今后的經濟增長和能源安全帶來隱患。

      保障能源安全、促進經濟發展,并不意味著可以任由“兩高”項目盲目發展。雖然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并沒有設置具體的總量目標,但別忘了,實現碳達峰之后,中國只有30年時間完成碳中和任務。如果現在放任碳排放增加,未來完成碳中和任務時,我們就要付出更大的成本和代價。

      所以,“減碳”還須實事求是?!疤歼_峰”不是“碳沖鋒”,罔顧實際、一哄而上,無視經濟發展需求而輕率冒進的方法不可取,不能只顧眼前利益而不考慮將來。中央要求糾正一些地方的運動式“減碳”,無疑是及時的警示與糾偏。

      三
      既然運動式“減碳”不可取,那應該怎樣合理“減碳”呢?或者說,如何在保證發展所需能源供應的同時,大幅降低二氧化碳排放?

      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到的四個字很重要:“先立后破”。有專家指出,“先立后破”就是先把減碳基礎設施做好,把各項準備工作做充分,在保證經濟平穩運行的基礎上,有計劃、有步驟地去煤減碳,避免對經濟發展造成較大沖擊。

      “十四五”是碳達峰的關鍵期、窗口期。按照中央決策部署,中國將重點在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實施重點行業領域減污降碳行動、推動綠色低碳技術實現重大突破、完善綠色低碳政策和市場體系、倡導綠色低碳生活、提升生態碳匯能力等方面下功夫。這些任務要求,顯然都在聚焦一個“立”字。

      除了“先立后破”,這次中央政治局會議還提到要“堅持全國一盤棋”。從現實看,不同地區經濟發展階段、排放現狀、減排潛力存在較大差異。經濟較發達的城市,服務業比重高,落實“減碳”目標難度相對較小。但有些地方產業結構偏重,“減碳”任務更艱巨。這些問題如何協調解決,需要用全國一盤棋的思維統籌考慮。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既是一場硬仗,也是一場持久戰。不論是地方、行業還是企業,都需要合理設置目標,既不盲目,也不冒進,一切從實際出發,科學把握節奏,這也是對地方政府執政能力的一次大檢驗。

      本文作者:云間子,來源:學習小組,原文標題《被政治局點名批評的運動式“減碳”,問題出在哪兒?》
      
      中財網
    [第01頁] [第02頁] >>下一頁
    各版頭條